已有20年手术经验的王维斌养成了一个职业习惯-花垣新闻网-山东教育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延安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家长生命-已有20年手术经验的王维斌养成了一个职业习惯

跨界设计师郭麒麟

但很快,王維斌就在無數疑難複雜的病例里,發現了行醫與刑偵工作的共性——在蛛絲馬跡里找突破口。

「一般情況下,醫生並不需要為逝者縫合傷口。」但讓江偉感動的是,這位進修醫生仍主動這麼做:「大概這就是醫生在守衛病人生命最後一程時,為她保留的尊嚴吧。」

江偉沒有想到,作為一名協和醫院內科ICU病房主治醫師,他會因為一次籃球場的急救成為網絡紅人。

「看病就是看細節,對任何病人我都親自查體,詳問病史,甚至需要親自陪患者去做超聲或者CT檢查,親自到放射科的電腦上研究影像資料,有時還要求助其他專科大夫共同診斷。」

但王維斌仔細閱片后心存疑慮,會診后他趕往放射科並請當班放射科醫生加做CT三維重建圖像。很快,王維斌發現,病人腰背部感染灶與腹腔相通。再結合病人臨床表現,他斷定患者是白塞氏病,目前患者感染休克與既往腹部手術密切相關。隨即,王維斌毅然決定手術切口由腹部入路。

「在場所有醫生都覺得我瘋了,明明是感染灶為右側腰背部,怎麼能從前方腹部進入?」但在王維斌堅持下,手術依然按照其預想方案進行。然而,事實很快證明王維斌的判斷:升結腸吻合口後壁破潰,他的判斷完全正確。

「面臨一個孩子的生死,醫者多做一點,孩子的安全係數就更大一點。」在曲東看來,醫療就是一種服務:「服務需要溝通,需要換位思考,需要更理解病人。而你的付出,病人一定能感覺得到。」

  

現年37歲的江偉,已在內科ICU病房工作了11年,因為自己所在的特殊科室,讓他在工作中更多接觸到危重症患者。而對於生命的珍貴价值,江偉也有着更直觀的理解。

「做完手術后我在走廊里坐了很長時間反覆思考,如果按照第一方案手術,不能徹底清除感染病灶,延誤治療時機患者危在旦夕。」王維斌為這份有驚無險感到十分慶幸。

事後,「最安全的東單路口」成為網絡熱搜。江偉和他的同事們也引來大量媒體關注:「救人是醫生的天職,我相信任何一位醫生在場都會挺身而出。」

  

今年43歲的王維斌,是同事眼中的拚命三郎,除了這份為病人時刻待命的堅守,還有他對待每台手術的嚴謹。

江偉查看病例 江偉供圖ICU病房裡的醫者守護:醫生不僅要守護生命,也要守護生命的尊嚴

多年的ICU病房工作,江偉能講出太多與生命尊嚴相關的醫患故事,而這些點點滴滴也堅定了他作為醫生的責任與擔當。

2013年,一位20歲出頭的產婦被送進了協和醫院內科ICU病房。由於產後腹腔感染並繼發一系列重症,這位年輕的母親命懸一線。

在江偉眼裡,ICU病房像是架在危重症患者生命里的橋樑:「橋的對面可能是太平間,也可能是生的希望。我們要做的,就是在患者病情可逆的情況下,幫他們撐過最差的狀態。」

王維斌與同事在醫院跨夜值守 王維斌供圖

最終,這名女患者被治愈出院。而他的膽大心細也無數次證明:「一定要親眼去觀察每一個細節,因為這些細節決定了這台手術能否成功。」

江偉查房時問候病人 江偉供圖從業第5年 ,一起以失敗告終的搶救手術給江偉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如今,距離這位年輕媽媽離世已過去6年,但那90分鐘的傷口縫合,卻留在了江偉的腦海中:「ICU病房是幫助患者通往生的橋樑,但誰也無法保證能挽回每一條生命。而在逝者面前,醫生能做的就是維繫逝者尊嚴,給予家屬關懷,將陰陽兩隔的悲痛降到最低。」(中國醫師協會提供採訪支持)(完)

摸摸患兒的額頭、拉一拉病人的手、主動和家長溝通擁抱、邀請已康復的孩子來醫院參加活動……曲東的舉動,也默默影響了科室所有醫護人員。正如她自己所言:「這些看似不起眼的舉動,都能給家長帶來力量,讓他們感到踏實,也可以讓家長知道,所有醫護人員一直與他們同在。」

  

  

  

王維斌這份嚴謹的堅持,換來了很多患者病情的轉機。2014年,一名診斷為感染性休克的36歲女病人,從雲南來到北京后就被送進了協和醫院搶救室。此前,她已在老家完成了兩次腹部手術,但術后三個月出現右側腰背部紅腫熱痛等感染併發症。

兒研所重症醫學科主任曲東接受採訪 冷昊陽攝

客戶端北京8月19日電(楊雨奇 冷昊陽)今天是中國醫師節,全國數百萬醫生再次迎來自己的節日。醫生被譽為白衣天使,白大褂的背後,藏着每一位醫務人員對於保障患者健康的責任與堅持。在診室,在病房,在手術台,在每一處需要救死扶傷的地方,因為敬佑生命,他們始終奔波在最前線。

「敬畏生命不是開玩笑,對病人負責,就要求醫生的職業生涯不能失誤。」為了提高手術成功率,已有20年手術經驗的王維斌養成了一個職業習慣,即便是主刀一次簡單的闌尾手術,他也會在術前進行1分鐘冥想:「從頭到尾順一遍流程,把整個手術的難點和重點梳理清楚,這樣才能把手術做好,把犯錯誤的幾率降到最低。」

最直接的醫患溝通:一個擁抱至少能讓他們踏實因為孩子不會描述自己的癥狀,兒科又稱「啞科」,醫生主要和家屬溝通。

雖然在不少人看來,科研、教學、臨床的高強度工作里,人文關懷或許並非是一名醫生所必須。但在曲東眼裡,自己多一點努力,每個家庭就多一些希望,即使這些工作佔據了她不少私人時間,但卻能換來家長更多的尊重與理解。

王維斌醫生在手術室 王維斌供圖手術台前的冥想:看病就是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如今,已是王維斌在北京協和醫院工作的第20個年頭。作為一名基本外科的副主任醫師,這20年裡,王維斌不敢出遠門,從未醉過酒,手機保持365天24小時開機,因為他需要為病人的突發情況隨叫隨到。

然而,從醫實際上並不是王維斌年少時的夢想。對這個身高1米8、體格健壯的東北男人而言,成為一名刑警,在蛛絲馬跡里找線索才更顯男兒本色。但由於家裡三代行醫,遵父母之命,王維斌最終還是走上了醫學道路。

兒研所重症醫學科主任曲東查看患兒病情 冷昊陽攝

她回憶,當時有一個孩子病情很重,當曲東向家長介紹完孩子病情后,家長問她,是否可以擁抱一下。「真的當時覺得我是被動的,但是你會發現,她抱着你的時候她特踏實。當時我會覺得,原來擁抱真的可以給別人力量。」

從業26年,首都兒科研究所附屬兒童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曲東養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不等家長追問病情,自己就主動走出診室和家長溝通最新進展,並送上一個擁抱,讓家長安心。

2019年3月25日晚,江偉和五名北京協和醫生同往常一樣,正在東單體育館打羽毛球,隔壁一名正在打籃球的中年男子突然倒地。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6名醫生即刻「投入戰鬥」,經半小時的搶救后,中年男子暫時穩定,轉入最近的北京同仁醫院繼續救治。

經醫院多科會診,考慮該女患者系深層表軟組織感染合併壞疽,需要急診行清創引流手術,擬定從腰背部切口入路。

從硬着頭皮與家長聯繫,到現如今積極主動溝通,談及自己一路走來的改變,曲東分享了一個故事,一個來自家長的擁抱。

「被送進手術室時,產婦的肚子里已經爛得一塌糊塗。」江偉說,面對這位年輕的媽媽,手術大夫都為這場生死戰役傾盡全力。

然而,奇迹沒有發生,手術后數天這名產婦最終還是撒手人寰。搶救結束后一名進修醫生沒有離開病房,而是默默花去近90分鐘時間,為逝者縫合好腹壁長長的開放的傷口,才通知家屬進入病房告別。

今日关键词:美军回应网传U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