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做互联网产品公司开始做教育并不是突然决定-明星八卦新闻-化妆品行业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延安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教育网易-一个做互联网产品公司开始做教育并不是突然决定

广播寻找走失导游

對於有道來說,有道詞典的出現是一個轉折點,也是一個教育夢想的起點。彼時,網易有道主攻搜索,詞典還只是一個工程師靈機一動想出的點子。

2016年10月,網易有道推出了 「同道計劃」,並宣布投入5億扶持20個教育工作室,涵蓋K12、職業教育、語言學習等不同領域,並採取了項目制的管理方式。對於發展較好的工作室,有道會進一步將合作深化,成立合資公司。

如果在很多地方出現了同樣的解釋,那麼就會認為這是一個可能大家都認可的解釋。他們所做的事情就是挖掘了這些東西。「當時看着數據不錯,這個項目就上了。」網易有道副總裁吳迎暉說。

技術地基長出一朵教育的花「我們在互聯網浪潮中開始創業,100%以用戶為中心是我們的信條,這十三年來從來都沒有變過。」周楓在公開信如是說。

在2017年4月,網易有道就正式上線了基於人工智能技術的神經網絡翻譯(NMT)技術,並將其應用在各類翻譯產品。此外,基於視覺識別和 NMT 技術,有道還上線了其 OCR 技術,能夠一張圖片里識別文字區域,並把區域裏面的文字提取出來並翻譯。

伴隨着網易有道「All in K12」的戰略,依託產品基因,又於2018年推出了一系列K12學習類App,包括有道數學、有道樂讀、有道少兒詞典等等,與有道詞典共同為精品課業務提供流量支持。

最早讓人看到直播模式生產力是YY。從2013年開始,陸續有名師在YY平台上開直播課。次年9月,在俞敏洪在一封主題為「新東方酷學網」的信中,詳細介紹了酷學網的模式和特點,要把它做成一個支持新東方老師在內的,所有教育行業優秀老師授課的直播平台。

考神團隊的趙建昆是網易引進的第一個老師IP。

作為教育雙巨頭,新東方和好未來代表着整個行業的方向。新東方在AI最早的布局是2015年投資K12教育信息化企業清睿教育;在2017年,在亞布力青年論壇創新年會上,俞敏洪稱新東方已有AI方面的實驗。

CEO周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介紹到有道業務端定位就是AI和教育兩個關鍵戰略。在他看來,結合有道的能力、資產和行業趨勢,他認為AI和教育是最適合有道的,且這兩個方面也有所交叉,AI對教育有極大提升。

這註定是條艱難的探索之路,但是同時鑄就了網易有道獨一無二的技術和產品基因。技術對於在線課程的賦能,它還布局了智能硬件等其他業務,通過軟硬件結合,形成業務的閉環。所以,在打法上,它無需通過前期的大量燒錢投入,燒出一個規模來。

該教學系統整合了有道基於教育場景的上述三套解決方案,覆蓋在線課堂、在線伴學和紙筆練習三個核心學習場景,通過AI技術與配套智能硬件,實現教師端和學生端教與學的同步提升。

有道翻譯官是有道里另一個重量級的選手。

有道CEO周楓認為,在線教育的核心競爭力還是要有好內容,而好內容最重要的關鍵之一就是好老師。在有道學堂時期,有道就已經開始招募優秀的在線教育老師。

傳統機構中名師離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付出精力與得到回報不成正比。而在線教育更要思考的是,除了在流量之外,如何跟老師建立更深度的粘性。有道採取的是工作室分成運營的方式,使得工作室的收益能夠得到長期的保障。

基於以上這些技術,有道向第三方企業開放了這些能力,上線有道智雲平台,不僅僅服務有道自己平台,還借力AI發力B端。

作為一家線上教育平台,網易有道的優勢顯而易見:忠實用戶群,前期做產品打下良好的技術基礎,為有道精品課程和其他產品提供有效流量和完善服務體驗。

吳迎暉回憶,當時非常迷茫,那段時間很多人選擇了離開,大家懷疑有道能不能活下去。「這麼長時間的投入沒有產出,我們是藉著錢的,整個都是虧損。」

搶跑AI線上教育的體驗一方面是用戶對內容的消費,另一方面則來自於服務上的體驗。後者更需要強有力的技術基礎設施的支持。

網易有道名師在開直播課所以,做一門內容的生意是網易有道從一開始就生長在骨子裡的東西。

新學期的伊始,走上世界舞台的有道,已經準備面對殘酷國際市場的重新審視。

丁磊曾在網易2019年Q1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網易本身做郵箱,遊戲,音樂,他們都存在着大量的父母級的用戶,因此我們獲得用戶流量的成本會比別的公司低,獲取用戶的資源要更加廣。」

總結下來,平台和老師的合作並不只停留在導量上,還有根據用戶需求在產品上做變形,因此,有道學堂引入了實物資料、課程一體化,同時為老師團隊做技術方面的支持,包括提醒、測試、查分等。

擁有流量紅利,並不意味着用戶會買單。「效果沒有達到預期,是因為大家認為這就是一個廣告的過程,我們把東西告知了同學們,同學就會買。有人之後我再吆喝,他們就會買,這是非常天真的想法。」

丁磊和周楓接受媒體採訪,由受訪者提供

去年11月有道發佈達爾文智能教學系統,被CEO周楓形容是AI+教育的一次系統整合。

考神團隊於2015年正式入駐有道學堂,粉絲量超過百萬。在考神團隊身上,羅媛團隊摸通了路。之後,各種名師也紛紛加盟,後來的有道高中牛師團的老師鍾平、董騰以及曹笑、李楠老師等陸續加入,一下子給有道學堂的師資團隊抬高了一層。

有道更重視實際的應用場景和領域。在教育場景上,有道提出了三套解決方案:

以及教育方法的智能化解決方案。利用AI引擎,數據計算能力,提升教練評測各環節的效率和效果,包括口語AI打分、智能口語對話練習系統、作文批改系統、AI輔助批改系統。

在營銷費用高企的在線教育行業,網易有道產品之間的協同有效地降低了獲客成本。數據顯示,2017年,網易有道營銷費用率為29.9%,2018年,營銷費用率為29.2%,2019年上半年,營銷費用率為33.9%,保持在行業較低水平。

有道首席科學家段亦濤介紹,目前有道的核心AI能力有:神經網絡翻譯、OCR識別、語音識別和語音合成,這些都是由有道團隊獨立研發。

在線教育里,網易有道通過AI+教育實現逆襲,跑在了前邊,實現了跟隨者到領跑者的角色轉換。

2019年暑假的燒錢大戰,又一次刷新了互聯網教育企業營銷的上限。但是,手握上億活躍用戶,有道則顯得淡定許多。

網易名師在紐交所外開直播課

據網易有道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底,網易有道精品課的課程收入首超廣告收入,成為有道的第一大收入來源,在線教育成為有道品牌的首要業務。

在打造內容差異化上,有道的破局之道在於,與網易遊戲一脈相承的內容工作室模式。

文/許夢 編輯/單一十三年篳路藍縷,孜孜以求,網易有道終於迎來它的高光時刻。

吳迎暉對於當時翻譯官的立項印象深刻。那天他們坐在創業大廈一個西南角的小會議室里開會,大家復盤詞典的一個狀態。突然有個人回過來問了他一個問題:百度翻譯對有道詞典有沒有威脅?

而選擇all in AI的好未來最早將目光轉向AI是2016年,當時,好未來CEO張邦鑫表示未來十年,好未來將「從一個運營型公司成長為一個數據驅動的科技公司」。2017年7月,好未來對依託AI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等科技輔助個性化教學旗下學而思進行了升級。

在紐交所的丁磊和周楓在人工智能領域,有道的AI落地更早,技術積累更深,具備了先發優勢。

把賬算對是燒錢還是得看清楚後面的本質,靠燒錢把別人燒死這件事情真的不可為。把事情做對就是找到好的切入點,找到好方向的情況下,利用好自己的各方面優勢。

研發的背後也是巨大的投入,且呈現越來越高的趨勢。招股書顯示,2017年全年網易有道的研發費用為1.33億元,2018年上升為1.84億元,增幅為38.35%。2018年上半年的研發費用為8000萬元,2019年則為1.11億元,增幅為27.78%。

學習是詞典用戶順其自然的想法。一個做互聯網產品公司開始做教育並不是突然決定。此前,有道在詞典的商業化上嘗試了各種課程的形式,不少產品也被驗證失敗。

事實上,縱觀整個教育行業,近兩年AI+教育儼然是個大風口。AI+教育賽道也受到資本大力追捧,好未來、新東方、VIPKID、51talk、滬江、英語流利說等公司相繼宣布發力人工智能+教育。

網易集團CEO丁磊在敲鐘之後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網易對教育的信仰和決心是2011年開始的,在2011年有道做了一個產品叫網易公開課,到現在已經8年。範圍也從成人教育拓展到青少年。網易有道想做的事是讓千萬青少年聽網課就像聽相聲一樣,聚精會神,捨不得走。「如果做到這一點,我們就成功了。」

有道做直播並不晚,看到直播的趨勢后,可以說先於新東方做出了反應。有道學堂是不是可以轉型做直播?羅媛團隊找到了在YY直播的趙建昆考神團隊。

有道智能翻譯筆從網易有道發佈招股書看,2019上半年,網易有道全部產品月活躍用戶數量超過1億,其中有道詞典月活躍用戶數量為5120萬,有道翻譯官月活躍用戶數量為251萬,有道雲筆記月活躍用戶數量為530萬。可以說,有道詞典月活躍用戶數量則佔據了網易有道產品的半壁江山。

當時,網易有道副總裁羅媛和團隊正在嘗試有道口語大師的商業化,他們做了一個「雲圖書」的項目,賣書的同時還有直播課程。他們發現用戶對這種內容+服務的形式非常歡迎。

時間往前倒五六年,線上教育並不普及,做在線產品對於常年在線下機構授課的老師們來說並不容易。「剛投入互聯網圈子的很多老師有情緒沒有安全感,可能一些話就會讓老師產生特別大的警覺。」羅媛說。

相比于閱讀,有道學堂更看中內容的打造。「所以我們加了難度和興趣的推薦,同時還加了每一個閱讀完了之後要做一些題,不是純粹的閱讀,還想檢驗他是否讀懂了,根據他做的題表現再推下一篇文章。」羅媛說。

冥冥中的偶然,隱藏着必然。

基於有道詞典、雲筆記、有道翻譯官、翻譯筆等軟硬件產品,積累了海量的用戶,解決了初期學生從哪裡來的問題。

開發的過程也是在早期搜索技術的基礎上做的。一開始是工程師用搜索的一套體系去做,他在網頁搜索一些詞彙,比如前面寫了中文,後面括號裏面有個英文,或者前面寫了英文單詞,後面括號裏面有個中文,那就表示原始的作者希望對這個詞進行解釋。

在那次小會議室里,團隊決定做一個防禦性的產品,「放在那裡防止百度把翻譯做出來威脅到有道詞典」,有道翻譯官誕生。事實上,競爭比想象中的來得晚一些,幾年後,不光百度做了翻譯,連騰訊也一度做了詞典。

「當時趙老師進來了之後,對我們的流量抱有很大的期待。我們也確實把很多首頁都給他了,但是發現效果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好。」羅媛說道。

網易有道高管團隊在紐交所外合影

面向數字化內容的解決方案。將大量線下的內容數字化記錄和收集,比如AI錄題系統。面向教育過程的網絡化解決方案,有道課程直播系統,有道編程系統等。

一方面以分成運營的方式吸引優秀團隊入駐,另一方面招募個人老師,為其打造個人IP,同時利用有道詞典等工具類軟件的龐大流量為精品課引進用戶,吸引了一批名師入駐,課程內容的質量得到了保證,打造出多個爆款IP。

回顧2006年網易有道創辦之初,主營業務是網頁搜索,當時網易有道甚至被寄希望三年內成為中國第一搜索,然而其主業搜索發展並不順利。最後團隊轉型詞典,是無奈之選。

在有道CEO周楓給全體員工的公開信中,他回顧了有道十幾年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有道堅持的文化和使命。在信中,周楓回應了有道對於其他教育公司不同:要做的是一家完全不一樣的教育科技公司。

在幾次跳坑之後,羅媛和考神團隊發現,這條路走不通。

在技術、流量的「先天」優勢下,有道發揮其所長,在教育這個慢行業里,用了十三年赴美敲鐘上市。

趙建昆是2013年12月創立了在線直播教學團隊「考神團隊」,專註於四六級、專四專八及考研考試備考直播課程業務。團隊在自己運營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流量、技術、運營等對於團隊來說有很大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有道和考神團隊一拍即合,決定一起在四六級領域打造一款爆品在線教育產品。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鋅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如今,網易有道已經形成四大業務版塊:以有道精品課為核心的直播課程;包括有道詞典、少兒詞典在內的學習工具;翻譯王、詞典筆等智能硬件;以及有道閱讀在內的互動類學習軟件。

羅媛發現用戶對每日一趣這樣閱讀內容很感興趣。這種形式豆瓣做得很好,他們便嘗試着做一個類似於像豆瓣電台的閱讀,個性化推薦的閱讀,於是便有了有道學堂。

做好內容生意2014年是中國在線教育的元年,據多鯨數據,這一年,在線教育行業吸引了44億元的風險資本,其中一半進入了英語培訓領域。這一年,網易有道正式進軍在線教育。

北京時間10月25日晚21:30,網易有道于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股票交易代碼為「DAO」,發行價為每股美國存托股(ADS)17美元。開盤價13.50美元,首日報收於12.50美元,較發行價跌幅26.47%。

從移動互聯網、直播到AI,從沒有教育基因的詞典工具到如今的在線教育獨角獸,終於上市,網易有道一定是做對了什麼,這個過程本身就值得思考。

有道與紐交所互換禮物有道副總裁吳應暉總結,有道做教育,一個是把賬算對,另一個是把事情做對。

網易有道的確不同。和傳統的教育機構不一樣的是,網易有道是半路出家,2006成立做搜索起家,2007年有道詞典上線,到2014年才推出在線課程,2018年有道宣布「All in K12」。

詞典的裝機量和用戶口碑迅速崛起,為後來有道做在線教育積累下一批早期種子用戶,隨後有道雲筆記、有道翻譯官等系列免費工具的出現讓更多流量匯聚於此。

在致員工信中,周楓用三點話表達了對員工的期待。無論如何,繼續盯住用戶做好的產品和服務;把眼光放長期;不管怎樣, 保護好我們創造價值的能力。

從移動互聯網、直播、AI每個教育的風口,網易有道都抓住並搭上了快車。有道在AI方面的投入從2008年推出有道翻譯時就已開始,2016年,有道開始將AI技術用於在線教育。

因為中國有千千萬萬學英語的人,想要他學好英語就需要詞典,有道就做詞典軟件;做着發現,學習的人除了查字典以外還要記筆記,於是便有了有道雲筆記。

作為後來的在線教育入局者,網易有道跟動輒幾年上市的、同一賽道上的年輕選手也不太一樣。網易有道教育之路漫長且曲折。

無心插柳柳成蔭。作為搜索的一個垂直領域,沒想到詞典搜索的口碑非常好。於是,團隊就乘勝追擊,立刻做了PC版的客戶端。有道詞典在搜索技術的加持下,很快從一眾詞典中脫穎而出。

談及股價表現,網易有道CEO周楓在紐交所向記者表示:「現在(資本市場)環境的確不太好。我們今天跨過了上市這個裡程碑,長期來講對把生意做好、給股東創造回報是有信心的。」

除了技術的研發之外,段亦濤更加看重技術的落地。「有道AI團隊的特點是我們不停留在實驗室的階段。」

印有「有道youdao」的旗子在華爾街上分外顯眼。「有道」取自古語「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早在2015年我們就開始做機器翻譯,後來我們趕上深度學習的技術變革,把整個新的技術吃透了,又落實到我們的引擎裏面。」

在業務進程上,在師資人才和團隊均已備齊的情況下,網易有道先從大學四六級和考研做起,逐漸延伸到K12全科輔導。

軟件學習工具+硬件設備+有道精品課,有道圍繞教學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閉環。在招股書中,有道將自己定位是一家「智能學習」公司,除了在線教育外,更強調技術對於在線課程的賦能以及智能硬件業務。

當時有道的骨幹,包括副總裁吳迎暉、包塔、金磊等,誰都沒有想到憑藉詞典可以支撐這麼多年,後來還做成了在線教育平台。

同道計劃致力於打造精品課程,針對每個品類選擇一個最頂尖的教師團隊合作,投入資金、技術、用戶流量去和他們共同組建工作室。這種工作室的模式是由名師牽頭製作教育內容,負責內容差異化;而有道精品課負責產品設計、內容策劃、課程營銷和公司資源分配。

以有道紙筆系統系統為例,該智能系統是有道精品課通過技術手段提高用戶體驗的一個切口。在這套紙筆系統之下,紙張只需普通紙張,由智能筆負責串聯,還原線上線下、校內校外的真實學習場景。有道精品課的紙筆系統還會直接切入直播系統,參与學生的隨堂測。

今日关键词:哈登三节60分